万博Manbetx手机登录

保险新闻主页 > 保险新闻 > 行业资讯 >

稳中求进 动中求稳——探路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

2019-05-28 20:03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5月25日,在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2019上半年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发布会深入探讨了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政策转向和经济复苏。
 
    5月26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进一步以“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为题开展主题论坛。
 
    两场论坛分别从宏观与微观两方面介绍了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趋势与特点,着重分析了造成金融系统性风险的成因,并从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角度出发,提出了中国经济以高水平开放促进改革,以高质量发展抵御外部冲击的可行路径,防范金融风险和金融改革必须要和实体经济改革同步配套的改革目标。
 
    宏观:系统性金融风险显著下降
 
    微观:银行系统性风险指标上升
 
    《报告》指出,我国宏观层面系统性金融风险指标较2018年水平大幅下降,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但微观层面指标仍然高企。2018年年中以来的政策转向是近期宏观经济企稳的主要原因,民营企业融资等问题得到部分缓解。虽然宏观经济的系统性风险有所下降,但银行业系统性风险指标还在上升。《报告》认为,经济周期的滞后效应以及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负担均可能使银行业不良贷款较快显现,构成经济复苏中的潜在风险。
 
    中国经济同时面对内、外两方面的压力,但主要矛盾还是在内部,解决内部结构性、导向性的问题是抵御外部风险冲击的最有效手段,中长期的经济政策仍必须以改革和开放作为主线,例如进一步确立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构建竞争中性的营商环境等,同时以中短期的宏观周期性宽松政策稳定国内经济走势、对冲外部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为正处于关键期、攻坚期的改革和开放赢得足够的时间窗口。
 
    德意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博士在点评《报告》时表示,德意志银行在最近召开的全球投资者大会上同与会嘉宾分享了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看法与观点,多数投资者认为中国整体负债率已趋于平稳,和《报告》中宏观层面系统性金融风险处于低位的判断吻合。
 
    内部:控风险机制待完善
 
    外部:全球化浪潮促转变
 
    在此格局框架之下,宏观政策变动、监管不力、内部机制不完善与外部压力冲击成为引发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主要原因。
 
    首先,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与国情之下,中国形成了以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以GDP增速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指标,导致地方政府为追求政绩过度借债,出现隐性债务危机。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程达明指出,中国目前存量债务大概为22万亿元,其中政府存量债务占总量的一半,可能对金融的稳定引起重大冲击。
 
    其次,社会融资过度依赖间接融资市场,即依赖银行和影子银行提供的短期信贷。一方面,银行融资“杠杆高”;另一方面,融资过程中容易出现信息错配现象,即企业往往拿短期的贷款做长期投资,造成银行系统资金池断裂,风险则由国家来承担。
 
    在中国经济现行发展阶段,新兴中小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银行借贷,而目前金融系统尚未建立健全十分完备的存款保险机制、资产解决机制以及风险定价机制。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博士认为,由于民营企业在银行进行抵押担保时,难以进行合适的信用风险评估,导致了近期严重的信用风险暴露,致使风险再一次转入监管部门手中。
 
    此外,由于中国近几年对跨境资金的流动监管较严,短期内出现较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很小。然而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张春认为,历史上大国崛起无一例外需要强大的金融支持。在最近的大国博弈当中,金融其实是我们的软肋,中国将势必加快金融体系对外开放的步伐。大浪淘沙的时代,中国的政策与市场应如何转变思维以适应全球经济政策协调机制,应对股、债、汇联动等潜在风险将成为重要议题。
 
    助力资本市场化解金融风险
 
    发展第三产业推动经济转型
 
    此次论坛,与会各方均针对金融风险问题提出了破解之道。
 
    宏观层面,《报告》中指出,在2019年一季度宏观经济阶段性企稳的背景下,为协调短期经济增长与长期转型改革,宏观经济政策仍应坚持稳中求进,货币政策应倾向适度宽松,吸取过去两年“去杠杆”过快过猛引致负面冲击的教训,在经济稳健复苏的前提下,审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针对银行业面临的系统性风险,风险定价是政策改革的核心环节,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风险定价机制。同时,中国应着力发展资本市场,降低科创企业在国内上市的准入门槛,减少对上市公司审核、发行、定价、交易等过程的行政审查。通过鼓励直接融资发展以分担间接融资占比过重带来的风险。真正的创新企业前景通常很难预测,政府应当给予证监会更大的空间,并完善市场退出机制。防范金融风险和金融改革必须要和实体经济改革同步配套。
 
    对于政府融资平台的转型和发展,程达明提出一个“肥瘦搭配”的思路。所谓“肥瘦搭配”,即政府在修建道路桥梁、土地整理等垄断型业务的基础之上不断上下求索,不断形成具有自身造血能力的新产业,成为具有鲜明的地方经营型业务特色的先进国有企业。在转型过程中能够不断从增量减少走向总量平衡,最后实现杠杆率整体降低,真正防范和化解地方债务风险。
 
    面对全球化挑战,化解外部风险的关键不止于稳中求进,更在于“动中求稳”。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若想化解国际贸易市场之“动”,汇率机制应更灵活,资本账户应更开放,货币发行机制应改善。站在实体经济的角度,加速发展可贸易程度较低的第三产业,即以科、教、文、卫为代表的服务业。自2012年起,中国第三产业的增速一直非常稳定,未来的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重点应在开放服务业市场,特别是教育业和医疗行业。将第三产业作为稳定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来发展,将为我国供给侧改革提供新思路。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66号